莫霞霁

这儿莫珟/莫霞霁。
主混全职,暗教,名柯。
杂食,什么CP都吃,给粮张嘴就吃。
虽然一般吃的超级冷...。
大本命其实是乐乐...。

【雅士×桃花×雅士】桃花的二十五个小秘密

*杂糅了官方设定和我对桃花der看法。

*ooc到天外。

*好多都是我瞎诌的。

*雅士男设定。

*没有顺序。

*退坑了,又鸽了。

1.桃花作为活动茶灵不能召请的主要原因是因为:他在画舫上。

2.开服每个人都送一个的原因,其实是因为:画舫刚刚好靠岸了。

3.签到送的原因是因为:活动结束后,画舫在沧湳江上逛了一圈又回来了。

4.国色天香剧情里,梦生笛并不在桃花身上。所以他其实并不怎么用这支笛子。

5.还是剧情里,桃花要雅士陪着他的主要原因其实是因为:他的舫上全都是女人,太无聊了,没人陪他说话。

6.桃花喜欢淡雅一点的颜色,尤其是粉色系。

7.但最喜欢的还是桃花的颜色。

8.桃花很喜欢梦境。因为大概只有在梦里,他能真的感受到开心吧。

9.剧情里提到的剑的情报大概是茉莉大爷的剑。

10.桃花跟你不熟的时候,才会说一堆话来撩你。

11.熟了以后反倒是有些羞涩起来了呢。

12.桃花其实看起来风流多情,但实际很难动真情。

13.要不然天天一屋子裸女放你旁边早就GG辽。(这条划掉)

13.桃花笑起来的时候,真的是灿若春桃。

14.其实你只要对桃花有一点好,他真的会很开心。

15.当年离家出走之后,桃花其实有一点思念家人。

16.在国色舫上有那么多人,也是因为内心寂寥,无人陪伴。

17.桃花很少吹笛子。

18.因为他的笛声有催眠效果。

19.所以桃花决定,以后只给喜欢的人在睡前吹。

20.手痒了就在靠岸时,找一个环境优美,少有人烟的地方吹一曲,思念家人。

21.桃花其实有想过回去看家人,但是那么大一个国色舫不能没有舫主。

22.所以他就把蔷薇和月季请来舫上了。

23.国色舫真的只卖情报。

24.国色舫里的舞女们也都只卖艺不卖身。

25.所以国色舫是青楼不是妓院啊!(摔)

【2019张佳乐生贺】百字令

百字令

#逆双花(张佳乐×孙哲平)

#张佳乐2.24生日快乐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花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落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如流霞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不知春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似少时年华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独一人在天涯

              小酌几杯心中杂

             不畏艰辛只怕无他

            绚烂光影屏幕中交加

           如大雨倾盆过后山间茶

            虽无声无息亦无回答

             西部荒野百花落下

              已成为心中伤疤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今荣耀现风华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故旧地重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金戈铁马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起风沙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无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杀


【桃花×雅士】月沉潇湘(1)

注意事项:

1.人称不定转换,很迷。

※2.主角男孩子设定。

3.文笔真的很辣鸡,看不下去不要骂我,直接点红叉叉或者划出去靴靴。

※4.活动剧情没看完。就算后面写啥跟剧情相悖,也没法改,将就看。

5.好感剧情桃花就一句话,我没法揣摩xdd。

6.本文根据好感剧情那个桃花说自己是重生的来的。

※7.私设好多。

8.ooc属于我,桃花属于官方。

9.写了点自己喜欢的。所以雅士名字就叫莫珟了(。)就叫雅士。

10.风流多情攻×羞涩迟钝受。

Ready? Go!

(*ゝ_●・*)ノ=s=t=a=r=t===============

  “若是我也爱上你,我们可以共赏明月大江,观风雪,见万紫千红……


  你多等待些时日吧。”*


  “好,一言为定。到时我们共赏风花雪月,共看世间繁华,共走遍寸寸山河……”

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

  竹影摇曳,月下那人身着长袍,影影绰绰看不真切。腰间竹笛流苏垂下,背影看来却是十分落寞。


  竹后雅士见此景,心上不知为何一酸,一时间竟愣在原地。


  “迷路的小猫咪,你是在害怕我吗?”那人一声轻笑,朝雅士走过来。离近了雅士才闻到一股甜香,像是掺了蜜一般,丝丝缕缕,沁人心脾。


  雅士一见这人,心头涌出一种熟悉感,但想了又想,却没在记忆中找出一个相似的片段。或许是那人腰间的桃花过于引人注目了,雅士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。


  似乎他感受到了雅士的视线,笑了笑,解下腰间一簇桃花,别在雅士的头上,细细整理。他低下头,在雅士耳边轻轻呵气,“记住了,小猫咪。我叫桃花。”


  语罢,他便拂袖转身离去。雅士摸着头上的桃花,摘了下来。那簇桃花,晶莹透明,花瓣根儿染着粉,渐渐变成白色。


  想起刚刚那人呼在耳边的热气,雅士的脸颊逐渐变得绯红。桃花身边的香气似乎又重新席卷而来,与竹林的气息交织在一起,缱绻缠绵。

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

  溺水的失重感渐渐席卷上来,心里暗骂,就知道普洱给的什么狗屁“土行珠”靠不住。挣扎着浮出水面,远处巨大船舫的一角却令雅士呆住了。*


  甲板上有一个人影,模模糊糊。雅士游近了一些,抹掉了脸上的水珠,对上了那双潋着秋波,如桃花露般醉人的眸子。雅士张了张嘴,开阖几下,又闭上了。


  “哟,我当是什么落到这江中来了,原来是一只迷路的猫咪。”桃花轻笑一声,左手挽住飘带,右手伸向雅士。


  雅士对上那双盛满媚意、栀子色的眼睛,沉溺在其中,霎时间竟愣住,久久不能回神。


  “江中水寒,你若是再浸泡片刻不上来,怕是要感染风寒了。”桃花弯下腰,朝他又伸近了一些,肩上随意拢着的衣服滑落至小臂,露出半抹香肩。光洁白皙的皮肤上绽开大片茜色的花纹,令雅士失神片刻。


  雅士身上的纱质衣料沾了水,早已变得半透不透,胸前两朵花蕊因寒冷而激立着,在白色的衣服上点出了两抹淡粉。


  “水中这么舒服么?不愿意上来?还是......不想看见我?”桃花笑了,眉眼弯弯煞是好看。薄唇勾起,淡薄的唇色也艳了起来。就同他的名字一样,这一笑,灿若桃花。


  雅士抿了抿唇,压下心中的惊诧和一瞬间的心动,“不......不是的!抱歉。”绯色又爬上了雅士的脸颊,急忙伸手抓住了桃花。


  桃花只拉着雅士的手腕,轻轻一使力便拉上了船。他也不嫌雅士浑身湿透,好脾气地把雅士拉进怀里扶住了,待到雅士站稳了才松开了手。雅士只觉得他的手柔若无骨,嫩似柔荑,肤如凝脂,不由自主地握住了。


  “真是只小猫咪,这么轻。”桃花小声念叨着,尾音飘散在风里。“什么?”“没什么。舫中有客间,我找人给你拿套衣服换上罢。”雅士感受到桃花的手指在他手心里勾了勾,便抽了出来,脸颊又爬上了红晕。


  “好......好的,谢谢你。”桃花轻轻笑出声,眼角飞起一抹浅红,显得像是喝醉了一样漫不经心。


  “所以你就是‘国色舫’的舫主桃花?”雅士才忽然想起曾经有人告诉他:


  “沧州城外七十里的沧湳江上有一艘踪影成谜的画舫,舫主桃花是天机阁的分阁主之一,沧州范围内的所有动向他都了若指掌,找他准能探听到您要的消息。”


  “那舫主很好辨认,您若是看到一个灿若春桃的男子,那不必怀疑,必定是他。”灿若春桃......雅士在心中反反复复地念着,当真如此。


  “嗯?阁下可是要找我买情报?先说好,我这个人卖情报,收的可不一定是钱哦。”桃花抬眸,看着雅士,眼中蓄满笑意。

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

  国色舫内部十分宽敞,处处装潢得典雅精致,若不是有微微的摇晃感,凭谁也不会想到这是在一艘船上。


  桃花随意吩咐了个美艳侍女将雅士带到客间,给拿套干净衣服。他自己便施施然离去了。


  雅士捧起了衣服,强装作淡定:“你......你就不要进来了,我自己可以换的。”侍女应了一声:“是。”便守在了门外。


  雅士只觉得屋里有一股香气,跟桃花身上的如出一辙,但却少了一些甜味。瞥过桌角才发现原是有线香在香炉中不断徐徐燃烧。香炉也做成桃花形的,层层叠叠,花瓣极薄,也不知哪位匠人能有如此好的手艺。


  雅士插好门闩,修长的手指解开一个个盘扣,褪去了衣衫。他拿起衣服抖了抖其上的水珠,便叠好摆放在方桌上。拿出桃花给的衣服,展开,是一件山茶色的纱质长袍。


  心中暗自感慨了一下桃花的品味,但也无可奈何。毕竟只有这一件衣服可以穿了。便囫囵套在身上,披上薄纱,拉开了门闩。


*出自桃花的信件内容。


*出自国色天香活动剧情,有更改。

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 ―

TBC.

【无剑视角】梦境之间。

  这个是设定......

  有点类似于浮生和绿竹。

  “我”是无剑的第二人格,但是是主人格;无剑是第一人格,却是副人格。

  所以平常所有剧情全都是“我”,梦里是无剑的记忆。

  也就是“我”根本没有失忆,只是“我”从来没有看清过。

  五剑之境是无剑所创,跟“我”半毛钱关系都没,“我”只是一个旁观者,扮演着无剑的人格。

  如果无剑清醒了,也就意味着“我”退出了游戏......所以可能还会开一个(如果无剑消失了,他们会怎样。)


hhhhh随手涂涂...无聊的指绘...魍魉有时间写写段子er。

ummmm到底为啥隐隐作痛啊...。好奇。